.

话说仙游县暑

仙游县署

年新建的县府大楼

据乾隆三十六年《仙游县志》记载:

仙游县署在城中,唐圣历二年始建。宋崇宁二年,知县钱闻重建。

元至正十二年,寇毁。

十五年,知县任兴重建。

明洪武初,知县周从善奉制重建。

宣德八年,知县王彝改建正堂、后堂、幕厅及架阁库两廊六房。

正德十二年,知县林以常重建龙亭库、钱帛库在后堂左右。

万历三年,知县张昂辟上神祠为两座,后祀神,前为宾馆。

四年,知县胡朝宾修平政堂,新设平理门于大门外,又申请盖架阁库一所。

十八年,知县周铎重建正堂、后堂、内衙及两廊卷房。郡人尚书陈经邦记:

仙游旧署,元末以兵毁,明兴,周从善复之。章皇帝时,王尹彝鼎新堂宇,今百六十年往矣。材腐址倾,势且难久,二三前政有更张之议,辄怵于费奢力诎而止,以遗后之人。今上十有五年,豫章周侯铎下车遍览,业有成算,顾时未暇也。又二年,人和岁丰,邑无留事,侯曰:“可矣。”乃召匠计直。匠阴受吏指,以数百缗对,侯叱去之曰:“吾计熟矣。”遂请于台府,乞斥帑金一百八十两,盖视匠议,仅三之一。既报可,乃筮日俶事,而以尉张子国宾董其役。为前后新堂者二,左右厅各一。广袤如故,而崇丽过之,下及椽局仪门并加饰藻。宾馆旧于神祠同出,侯曰:“神人可溷乎。”遂垣而别门焉。

侯蕴练有心计,某所大木可栋、某所木可栌、可桷,则遣匠市之。某所埴土可瓴甓,则募工陶之。侯立雠其价,吏胥罔所缘为奸,而工亦无敢以苦恶塞命。梓汚徒庸之直,奋锸板ω之具,毕出公帑,一不以铢两及民。经始于十七年冬十月,以明年春二月告竣。堂所竣严、黝垩舃奕,邑之父老子弟忻然来观,咸讶厥成,莫知攸始。

于是博士金君率诸生请予记其事,予考览《春秋》,一台一门之役,必谨而志之。说者云:“讥不时,惜民力也。”而《斯干》考室,诗人颂之至今。侈其鸟革翚飞之盛,而美之曰:“君子攸跻,则圣人何取乎。”盖君子听政莅民,昼询夕考,惟公堂是跻。圮敝之余,即以民力图新,世莫得而称厉焉。矧役不勤众时,不害农费,不虚府币,奏功于数月,而利垂累世。如斯室者也,拟之以《斯干》之颂,其谁曰不宜。侯家视官所,规画节缩,悉出意匠,而本之以不私。嗟乎!执此以往,即经营天下可也!不腆曷足多哉?

三十五年,知县游瑚重修谯楼、仪门及神祠、宾馆,承流、宣化二坊。

四十二年,知县徐观复易二坊,东曰“表率一方”,西曰“抚绥百里”。县前高筑粉墙,内环木栅及平理门左右,竖前知县林诩《题名扁记》于大堂。

清朝顺治五年,寇尽毁。

康熙九年,知县卢学儁因毁址扩地重建,程材创作,一如正德时制。中为正堂,后为川堂,又后为三堂及内署。川堂之左为寅宾馆,右为藏库。正堂之前,左右旁列六房:左为吏、户、礼,右为兵、刑、工,承发房在吏房之右。正堂下有甬道,戒石亭居甬道之中,仪门在戒石亭之前。距仪门三十步正南为大门,上为谯楼。门以内,东有土神祠、有馆舍、有监狱;门以外,旧有旌善、申明二亭。外为衢路,东“抚绥百里”、西“表率一方”坊。十七年,知县崔岷修仪门及两廊六房。二十三年,知县程景弼修川堂及藏库、土神祠、谯楼。

雍正间,知县马咸厚修监狱。知县汪廷英修县宅及土神祠。知县史正治于大门之外新设头门,左右筑墙坚蔽,舆家谓此截气煞,不便于地方,后果然。

乾隆元年,知县邵成平修宅门及库厅。

二年,知县李永书修戒石亭并仪门、谯楼。八年,知县吴炯修川堂。

十二年,知县陈兴祚修寅宾馆;十四年,又葺县廨于宅舍后,建造住房五大间,左右厢房四间以接龙脉。将头门拆去,复以谯楼为大门。形家谓大门外之东偏,尚失之疏,宜更造云。

民国时期的县长楼民国时期的县长楼

另据民国《仙游乡土地理志》记载:

仙游县公署

仙游县之公署,在城内中央,唐圣历二年()始建。宋崇宁二年()知县钱闻重建。自至正十二年(),及民国3年(),毁于寇者,屡复旧观者,有加无不足,曷胜备载矣。

民国4年(),知县陈嘉言(号啸青,安徽青阳人)重新鼎建,中为正堂,后为川堂,又后为三堂。正堂之前为大堂,大堂之两旁,分六科办事房。中为甬道,甬道两边六科房前,为丹墀,直达县治。门外曰斜阶,而至大街。街之东西,竖二柴坊,东曰抚绥百里,西曰表率一方。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abachildren.com/sszl/6630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